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中国散文网 > 经典散文 >

推窗见绿

发布时间:2018-09-14 17:08 类 别:经典散文

  在我心中,最喜欢的房子,不需要高大、宽敞、华丽、时尚,只要有一扇窗,推窗便可见绿意盈盈的树木的枝叶。当我读书累了的时候,抬头便有绿色涌进;或者在思考什么问题的时候,那绿色便像答案一样显现在视野中,令人欣喜。

  有时行在野外的路上,看到在果树成荫的地方,会现出一间屋子的一角。房屋简陋,但足以遮蔽风雨。想必这是看果园的人短暂居住的地方,不然不会草草地搭建房屋,不做长久计。我真羡慕这看园子的人,忙完无事,如果棒一本书、沏一壶茶,坐在窗前,安静的风中只送来清脆的鸟语和枝叶摩擦的声音,这该是多么惬意、风雅的事情。

  在小区附近行走,当看到靠着大树的窗口,我也会想象是自己坐在窗前,托腮凝望着窗外,看着眼前的枝叶春天时吐出芽儿,夏天织起绿篷,秋天叶子变成黄蝶,冬天树枝上落上了雪。鸟儿在不远处搭巢,时而在枝叶间跳跃、歌唱。时时可见的窗外的风景像不断变幻的画面,也使我仿佛身处大自然之中,在闹市中获得心灵的安静。

  在我们原来居住的小区,楼层是四楼,楼下栽种着一排苦楝树。刚搬过去的时候,树还不高,在阳台上踮起脚尖才能勉强看到它们。等到我们八年后搬离的时候,在阳台稍微一低头,便可看见苦楝树的树冠了。这八年,它们长高了很多,也茂盛了很多。尤其是春天的时候,等到丁香花都谢了,苦楝树开花了,花的香味与丁香相似,馥郁、醉人,我在楼上,看到早晨的阳光洒在枝叶和淡紫色的花上,树叶变得亮闪闪的,好像刚刚出浴一般。我常常看得痴迷,觉得生命真好,生活真好。

  在曾经就职过的报社里,办公室在三楼,办公桌临窗,窗外是几棵高大的法桐树。那时二十几岁的年纪,每日忙忙碌碌、进进出出,还没有多深的心思来欣赏窗外的风景。只记得有一年冬天,外面下了大雪,法桐的枝干上便覆盖了一层白色。从我坐的位置望出去,只见枝桠横斜,琼枝交错,洁白肃穆,美得就像一个童话世界。离开报社多年,很多事已稀稀疏疏地忘记,但这个场景却烙印在了心里。

  《红楼梦》里林黛玉住的潇湘馆里,竿竿细竹,萧飒有声。在风雨夜里,秉烛读书的林姑娘听着细雨敲窗、竹叶沙沙,内心会有更多凄凉涌上心头。漂泊之感、无依之悲,都变成了泪痕一样的墨迹。“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说起来,窗前的竹子也是最懂黛玉的,陪伴她最久的。黛玉爱竹,爱这份清幽和脱俗,于是有些清高的她便选择了潇湘馆。读书、弹琴、痴坐,和这千竿竹组合成了潇湘馆里的风景。假日我是黛玉,在大观园众多的园子中,估计也不会选择稻香村、梨香院什么的,而选择潇湘馆。

  窗前有绿的房子才是富有诗意的房子。现在新建起的很多小区,里面虽也挖了人工湖,湖上搭建了小木桥,也有移栽来的树木,树木间铺了蜿蜒的石子路,但是和我心目中那种推窗即可见树、低头便可闻花的房子还有不同。

  说到底,这样的房子大概只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建在公园里或者属于高档别墅之类的吧。但心中能萦绕着这样的画面,在想象中临窗而坐,或读书、或品茶、或发呆,便也是幸福的。

经典散文

下一篇:老鼠.作者:程汝明 上一篇:深秋的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