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中国散文网 > 经典散文 >

【杂文】病态的药论

发布时间:2018-09-14 17:09 类 别:经典散文

  我不是学医的,祖上也没有懂医的,可敢斗胆来理论理论“病态的药论”,确实有犯星之罪。前些日子,报纸上看到一些交通事故伤人车毁的事,而更让人心惊胆跳的是,有接送幼童校车也出事故,还伤了孩子的事。闻后,后背发凉,直出冷汗,看来,前些日子,说我得了疯病,现在又得了一个过敏症,急且急且,需来找一找医祖、查一查医学大典,来讨论讨论病态的药论了。

  医学大典中,论道,凡不常态者,皆为病。其药治可用疏导、治理之方子,而最快者为治方子。看后,渐觉我的病,在于过敏哭泣的泪声,过于对植物的痛敏感了。想起来,别人泪声,与你有何干系,而非把自己闹到异口同声地说,是个病人呢?其实,说与我无关,绝非与我无关。就说一说前些年,放长假去北京故宫游玩,那是要买门票的,可人多,当然,要排很很长的队,队是有的排,售票门口是没有队,拥挤的一塌糊涂,尤其是把排到位的老外挤得大呼,NO,NO!我从早上6点排到下午1点,人稀不拥挤时,方买到门票。可见,秩序的破坏者,不能不说,与我无关,也不能说我有过敏症。看来,把无序的秩序,看成常态,把有序的看成非常态,病与非病,放到医学大典里,估计是找不到再医治的理论依据了。

  再说一说植物类的病态的药论。有些日子去一个林子散步,看到一个乱枝纵生的古藤,身如巨龙,死死地抱着一棵树,树是枯死了。看来,植物界公认的,世上只有藤緾树,哪有树緾藤的理论,确实没有说清,谁是病的植物。常态看,树是病的,藤是常态的,如若再看,树死了要倒下,那古藤自然没有了爬高地方,也会倒在地上,也会腐烂死掉的,这样看病的都是病,没有病的根子里,就不好说,不是没有病了;还有一些植物,长得很茂盛,植杆看来也很挺拔,可树心已让虫子吃掉,你若以常态来看,它是没有病的,但这棵树也过不了多少年,会倒下的。由此,看病态的药论,确实需要慎重,不要轻易地下结论了。

  前面,说到植物界病态理论,不难也想到,一个秩序的破坏者,破坏者嘛,是要把铁轨轨道冲跨的,其破坏的理论,是有据可查的,一般是黑势力的力量运作与腐烂的植物体相结合,才会产生巨大的秩序破坏。如若说到人类这个范畴,那是有医治方子的,一般在医学大典里,能找到二个办法,一是法律条文,进行外科治疗,二是以提高人类道德规范,疏导筋骨来医治。当然提高道德规范,以监督来治病,就不得不说,教育的药物作用了。我是一个从事高等教育的人,前面,说到我敏感,后背出汗、能听懂哭泣的声音,还时不时,再写几首贻笑大雅的诗句,就不能说我是个病人了。如若破坏秩序的给我送个病人的头衔,再加几桩罪名,那可想而之,生态已多么地如植物界了。

  写到这里,难免手心出汗了,头额上也沾上了水,时不时地听到狗的叫声与踱着的步子,估计是在盘算,象昨天写的那篇【杂文】疑病成鬼提到的,也要生吃、也要不留任何声音,不过我是个药材,吃了也好,给它治治病。

经典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