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把苏轼放到今天,肯定也是罗大佑、李宗盛这个级别的
日期:2018-12-03 01:29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原标题:把苏轼放到今天,肯定也是罗大佑、李宗盛这个级别的)

    

   这是一期以“古诗词”为主题的读书会,大家都把“压(没)箱(咋)底(看)”的宝贝书拿来了。我们不回避《诗词大会》这样的文化热点,但更注重诗词本身的恒久韵律之美;我们对创造了诗词的古人及他们的生活,心存向往与敬畏,但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古人借用诗词来“求提拔、求关注”的赤裸裸的功利性;我们偶尔会用理性工具来分析诗之味、词之魅,但更追求去感悟、去体会那种直抒胸臆、直抵人心的感性与快感。好吧,当苟且依然如泥潭,会长期困住双脚和心灵,远方则总是隔着一层坚硬的玻璃,

让我们在这一个下午,在对诗词的共同感怀中,消磨一段诗意的时光吧。

不让孩子们去背诗词,要让他们去感悟

  为什么:今天的主题是“古诗词”。我估计大家带了不少唐诗宋词的书,我就想,可别带重样,所以我带来了钱钟书的《谈艺录》和《管锥编》,里面谈到了中西诗学的比较,内容很不错。还带了本《楚辞》。《楚辞》是湖南湖北那边的,屈原是代表人物,他把《诗经》中的比兴手法发扬光大了,比如把自己比作美人,把君臣关系比喻成男女关系。现在,《楚辞》《诗经》的一大功能是给孩子起名……

生生:哈哈,这种生意已经很久了,用《楚辞》《诗经》起名,价码高,生意一直很好。

芜庭:说到起名啊, 最新更新情感散文,我们单位有三个叫“梓萱”的。

为什么:还有《宋词》,念起来很爽,比如代表人物辛弃疾,他是真正带过兵的人,而且战斗力、杀伤力都很强。

生生:钱钟书写的东西,节奏很快,《谈艺录》里,一个段落里有四五个意思,而且大量引经据典,别人很难看得懂。今天我带来的这两本书,买来就没看过。一个是《瓯北诗话》,一个是《诗品集解》。这两本书,一本按照风格来写,一本是按照作者来写。我觉得诗词这个东西,诵读很重要,《楚辞》很好看,但不好读,因为《楚辞》用的语言还是方言,有些词语现在已经变了音律了。前些日子到了江西南昌滕王阁,在那里,如果你能把《滕王阁序》完全背下来,可以免票,省几十块钱。我上去看了一圈,我感觉啊,楼是死的,人是活的,对于古诗词,包括现在的一些节目也好,现代人写古诗词,也能严格按照格律来写,但已经没有以前那个环境了。还有这本《人间词话》,王国维的,薄薄的小册子,版式特别好,就这种小书,我特别满意,这是1980年的版本。

刘小狸:我读过的古诗词的书就是唐诗、宋词之类的,前面提到的《谈艺录》《管锥编》看不进去。带来的是《新诗评论》,20世纪80年代的,完全是现代诗。我当语文老师的时候,不是让孩子们刻意去背诗词的意思,要让他们自己去理解、感悟诗词,比如《江雪》……

Nicolas:“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刘小狸:对,是这个。小时候背古诗词的一个意义,就是成年后见到美景的时候,不会只是简单的说“太美了”。去年我去南京的六朝博物馆,看到六朝时期的地名,比如长干里和乌衣巷,都是诗词里出现过的,“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和“乌衣巷口夕阳斜”,觉得古诗词真的融进了古代的生活中。

在古人面前,我很卑微

  句号:我带来的书是《古诗词选读》,这里的篇目有李清照的、辛弃疾的、张养浩的,等等。

漾: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古诗词,对我影响很大。小学的时候有故事背诵大赛,刚开始,机械的去背,后来慢慢体会,就爱上了古诗词。古人很伟大,用特别精炼的文字,就能描绘出一个画面来。我今天带来的书是汪国真的,《汪国真精选集》……

Patrick:其实诗歌界对汪国真的评价并不高。漾:但诗歌也不见得非得是特别高雅的人创作的啊。

丹丹:带来的书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安意如的。

千重子:我推荐的是《诗经》。刚才说的汪国真,还有余秀华,都看过,但还是感觉老祖宗的东西有味道,都是经过历史淘下来的。我发现完全可以从《诗经》去窥探古代历史,在古人面前,我很卑微。还有这个(掏出一本火柴盒大的书),《唐诗三百首》,我爸爸在我小时候送我的,我都背过,现在电视上有诗词大赛的时候,我能抢答,特别过瘾。现在的诗,大多数太肤浅。

Patrick:这关键还是看人。你把苏轼放到今天,肯定也是罗大佑、李宗盛这个级别的。现代的大牛放到古代,也得特别厉害的。

David wang:我是做互联网的,这些年有点“跑偏”了,看的全是商业、管理的,今天主要是来学习。在当今这个功利社会,还有人做这样的读书会,很难得。

(众人说,不要这么想,什么书都是看,如果哪天做一个“互联网”的专题,你就能大展身手。)

Patrick:我带了本特别不同的,《夜话港乐》,诗、歌都有了。粤语歌现在也没落了,以前还是很火的,有顾嘉辉、黄霑、许冠杰这些牛人。以前那些武侠电视剧,都有非常精彩的歌曲。当年张国荣、谭咏麟的粉丝之争,粉丝之间激烈对立,搞得两个人非常尴尬,后来两个人相继离开歌坛。等到张国荣逝世的时候,葬礼上,谭咏麟唱起那首《风继续吹》(张国荣名曲),让人特别感慨。

Nicolas:我喜欢诗词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它押韵。读诗词是从中学的一个假期开始,第一本仔细读的是《毛主席诗词》,小红本,1970年代出版的,有很多很有气势的句子,比如“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还有“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记得小时候,我父亲有本诗选,名字忘了,很小的开本,还配了图。当时印象特别深刻的有两首。一首,开头是“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十五从军征》),接着写家里已经如何破败,好不容易做了一顿饭,不知道和谁一起吃。还有一首,开头是“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饮马长城窟行》,陈琳)

生生:这个书叫《古诗十九首》。

Nicolas:嗯,是这个名。

爽来了,感觉来了,诗就来了

  芜庭:说到古诗词,它其实就是一种感觉,和理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小时候看诗词,关于人与人关系的句子总是记得很清楚。很多古诗词,其实是个故事,是个段子,它的功能性非常强。就那么几个字,却有很多意思。诗词这个东西,你光去应试,就没意思了。这东西和理论没关系,就好像,喝高了,爽来了,感觉来了,诗就来了。

千重子:我的一个故事。2015年,冬天,我在图书馆,有个男生让我眼前一亮,我回去就写了一首诗,用了“夏天”、“南方”、“芙蓉”和“月光”这些意象,发在了我的公众号上,结果就上了我们文学院的网站。他们都以为是思念家乡的诗,因为四川的冬天不太冷,而东北冬天冰天雪地的,才让我产生了思念家乡夏天的感觉———其实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Patrick:《死亡诗社》(又名《春风化雨》)开头,主人公基廷老师一上课,就让一个学生把书中的诗歌分析部分给撕了。

古诗也有功利性,领导快来提拔我

  刘小狸:我抽到的问题是,“以意逆志”。就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揣度别人的心思。

千重子:这个问题是我问的。我们最近学习用“以意逆志”理论去分析诗,用主观看法去解读诗,让你自由发挥,但还是有“标准答案”。我就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答,但老师说,你不能真正的用自己的理论去回答。

生生:这有点像公务员考试一样,你要在划定的范围内去发挥。

千重子:我抽到的问题是,“诗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就是一种精神寄托吧,我看余秀华的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词语排列就很巧妙。

生生:余秀华的诗还好,长度很适中,正好能赶在自怨自叹之前停了下来,她的现代诗我还蛮认可。

┃ 把苏轼放到今天,肯定也是罗大佑、李宗盛这个级别的

┃ 每日推荐

朋友圈伤感的短句 走错了路,要记得回头;爱错了人,要懂得放手
一句话简短忧伤的散文
21句诗意伤感的文字散文
男子公园湖内溺亡 疑因低头看手机未看路坠湖
俞敏洪微头条回忆高考:连考三年才进入北大 但我并不仇恨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