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因素决定新兴市场货币走势巴西土耳其或面临风险 政策变数拉低美指美元渐显疲态新兴市场压力缓解 美中期选举插足政策不确定性加大打乱大类资产舞步 政策变动风险大幅降低美医疗保健板块将受惠 三星开发者大会力推柔性屏智能平台拓展成为新亮点 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助力互联网行业发展 女排联赛揭幕国手唱主角李盈莹张常宁进攻抢眼 德拉吉:欧元区经济前景乐观不应成为自满的理由 西班牙名单:阿尔巴回归莫拉塔+米兰尖刀入选 “双11”遇价格欺诈如何维权?三个真实案例支招 电商平台吸纳大家居品类服务考验平台真实力 骗买家也是骗自己花钱刷买家秀是假聪明 华为梁华:合作共赢构建面向智能社会的联合创新生态 互联网大会:黄峥称扶贫助农是本分3年卖109亿斤农货 “脱欧”谈判冲刺英欧感受不一 贝莱德卷入德国战后最大税务丑闻默克尔接班人很慌 四项数据创新高率队9连胜这样的周队怎么吹? 斯诺克冠中冠塞尔比轰单杆147生涯第三次满分杆 马化腾激战李彦宏:一年中最有价值和启发的公开对话 舒马赫家庭声明:发布舒马赫官方海报支持慈善 兰亭集势宣布以8555万美元收购新加坡电商Ezbuy 新潮传媒确认获百度等共计15亿元投资估值120亿元 排超张常宁27分难救江苏沪京浙三强首轮齐奏凯 意大利财政计划为何行不通?且听欧盟细细道来 双小外获奇效威姆斯已成大腿大莫回不来了? 统计-张常宁龚翔宇合砍49分上海女排五人上双 马斯克卸任董事长好事还是坏事?
中国散文
吸烟与文化(牛津)
日期:2018-08-21 12:29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牛津是世界上名声压得倒人的一个学府。牛津的秘密是它的导师制。导师的秘密,按利卡克克教授说,是“对准了他的徒弟们抽烟”。真的,在牛津或康桥地方要找一个不吸烟的学生是很费事的——先生更不用提。学会抽烟,学会沙发上古怪的坐法,学会半吞半吐的谈话——大学教育就够格儿了。“牛津人”、“康桥人”:还不彀中吗?我如其有钱办学堂的话,利卡克说,第一件事情我要做的是造一间吸烟室,其次造宿舍,再次造图书室;真要到了有钱没地方花的时候再来造课堂。

  臭绅士的架子!臭架子的绅士!难怪我们这年头背心上刺刺的老不舒服,原来我们中间也来了几个叫土巴菰烟臭熏出来的破绅士!

  实际上事情可不这么简单。侵略、压迫,该咒是一件事,别的事情可不跟着走。至少我们得承认英国,就它本身说,是一个站得住的国家,英国人是有出息的民族。它的是有组织的生活,它的是有活气的文化。我们也得承认牛津或是康桥至少是一个十分可羡慕的学府,它们是英国文化生活的娘胎。多少伟大的家、学者、诗人、艺术家、科学家,是这两个学府的产儿——烟味儿给熏出来的。

  对准了学生抽烟怎样是英国教育的秘密?利卡克先生没有描写牛津、康桥生活的;他只这么说,他不曾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许有人愿意听听的,我想。我也叫名在英国念过两年书,大部分的时间在康桥。但严格的说,我还是不够资格的。我当初并不是像我的朋友温源宁先生似的出了大金镑正式去请教熏烟的:我只是个,比方说,烤小半熟的白薯,离着焦味儿透香还正远哪。但我在康桥的日子可真是享福,深怕这辈子再也得不到那样蜜甜的机会了。我不敢说康桥给了我多少学问或是教会了我什么。我不敢说受了康桥的洗礼,一个人就会变气息,脱凡胎。我敢说的只是——就我个人说,我的眼是康桥教我睁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桥给我拨动的,我的自我的意识是康桥给我胚胎的。我在美国有整两年,在英国也算是整两年。在美国我忙的是上课,听讲,写考卷,龈橡皮糖,看电影,赌咒,在康桥我忙的是散步,划船,骑自转车,抽烟,闲谈,吃五点钟茶,牛油烤饼,看闲书。如其我到美国的时候是一个不含糊的草包,我离开自由神的时候也还是那原封没有动;但如其我在美国时候不曾通窍,我在康桥的日子至少自己明白了原先只是一肚子颟顸。这分别不能算小。

  我早想谈谈康桥,对它我有的是无限的柔情。但我又怕亵渎了它似的始终不曾出口。这年头!只要“贵族教育”一个无意识的口号就可以把牛顿、达尔文、米尔顿、拜伦、华茨华斯、阿诺尔德、纽门、罗刹蒂、格兰士顿等等所从来的母校一下抹煞。再说年来交通便利了,各式各种日新月异的教育原理教育新制翩翩的从各方向的外洋飞到中华,哪还容得厨房老过四百年墙壁上爬满骚胡髭一类藤萝的老书院一起来上讲坛?

  但另换一个方向看去,我们也见到少数有见地的人再也看不过国内高等教育的混沌现象,想跳开了蹂烂的道儿,回头另寻新路走去。向外望去,现成有牛津、康桥青藤缭绕的学院招着你微笑;回头望去,五老峰下飞泉声中白鹿洞一类的书院瞅着你惆怅。这浪漫的思乡病跟着现代教育的程度在少数人的心中一天深似一天。这机械性、买卖性的教育够腻烦了,我们说。我们也要几间满沿着爬山虎的高雪克屋子来安息我们的灵性,我们说。我们也要一个绝对闲暇的环境好容我们的心智自由的发展去,我们说。

  林玉堂先生在《现代评论》登过一篇文章谈他的教育的理想。新近任叔永先生与他的夫人陈衡哲女士也发表了他们的教育的理想。林先生的意思约莫记得是相仿效牛津一类学府;陈、任两位是要恢复书院制的精神。这两篇文章我认为是很重要的,尤其是陈、任两位的具体提议,但因为开倒车走回头路分明是不合时宜,他们几位的意思并不曾得到期望的回响。想来现在的学者们大忙了,寻饭吃的、做官的,当领袖的,谁都不得闲,谁都不愿闲,结果当然没有人来关心什么纯粹教育(不含任何动机的学问)或是人格教育。这是个可憾的现象。

┃ 吸烟与文化(牛津)

┃ 每日推荐

智能驾培 快乐学车——机器人教练开启驾培新模式
交旅融合发展 推动服务再上新台阶
“四大路网”为汶川注入涅槃能量
李小鹏会见南非交通部部长
全球首条“出轨”列车在株洲公路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