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中国散文网 > 精美散文 >

味道

发布时间:2018-09-14 20:06 类 别:精美散文

  阳光慵懒的午后,小七迷迷糊糊睡到了傍晚,醒来时已夜幕降临,促狭的出租屋窜进隔壁炝炒茄子的辛辣油烟味。呛得她直咳嗽,她不情愿又带着些许怨愤地起来关上门,以阻隔这个讨厌的别人的气味。缓缓神,坐在床沿发呆。

  半个小时后,小七也开始做饭。她做的尖椒红烧大虾,那辛辣和呛味与邻居的相比,有过而无不及。她自己在局促的小厨房,不,严格意义上讲无法称之为厨房,只是大概3-4个平方隔成厨房和洗手间的一个小空间里,瘦小的她也周转困难。她狡黠的笑了,此刻,被这炝炒大虾熏着的可不止她一人,隔壁也在享受这个美好的味道吧。“呵呵”,她不由得笑出了声,又赶紧收敛。生怕别人窥见了她这点小心思。

  晚饭后,冲过凉。看了两集《欢乐颂》的小七开始犯困,迷迷糊糊听到有一阵呜咽低沉的声音传来,缓过神仔细一听,是有人在大声的唱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只是跑调得厉害,还乌拉乌拉的大嗓门,小七朝对面出租屋白了一眼,小声骂道,“真难听,这个点还鬼哭狼嚎的出来吓人,哎!”她晃晃她那颗小脑袋,无奈的嘟着嘴。真想朝对面大喊三声,“几点了还在唱,也不唱好听点!”可是她也就心里想想,其实她没那个胆。大多时候遇到这种困扰她的噪音,她都是装鸵鸟,隐忍一下便过去了。虽然维护正义的旗子在心里竖起了好几回,反复澎湃好几次,但最终都偃旗息鼓。

  在深圳,有多少人是住在这样的农民房出租屋里,那个数字一定很庞大。我们都跟小七一样蜗居在局促的十几平米的小单间里,厨房那个飘窗上还未来得及收下来的干衣服,经过一顿晚饭的时间,已闻不出雕牌洗衣液的清香,而是弥漫了哪家炒菜的油烟味夹杂些许荤腥味,或是某种食材的特有味道。抑或被楼上迷糊的住户浇花不慎,溅湿泥污了粉红的蝴蝶衫。可我们依然穿着这些衣服,出门挤地铁,向着阳光迎接每一天。有时候,车厢里闻到若有若无的油烟味,抑或浅浅的汗臭味加香水味。分不清是你的,还是我的。可是有一点很清楚,这种特有的味道,是属于这个年轻拼搏的城市,属于年轻的味道。

精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