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洛天一梦,至此终身
日期:2018-10-23 19:20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那一天,水和天一样清凉。山不动,水微响。我穿着一套大红色的曲裾,慢慢地步入那迷雾中。烟与云逗寻拢羽袖角。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一个屋下的檐角。那里的风铃,声音清脆动人。晨雾就这样慢慢地扑到我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凉意。

  檐角的风铃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你有梦吗?”它轻声问道。我看着它,似笑非笑。“有啊,一直有。”良久,我才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自己却不愿醒来。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儿时的印象中,扬州的魅力,来自于江南美景,来自于隋炀帝的故事,来自于古运河,当然更来自于古典诗文对扬州的描写和歌咏。及至长大以后才知道这一切都被古人写进了诗词里,扬州几乎就浸泡在诗里头。

  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牧童来到我的面前,她扎着两个小辫子。手里拿着小笛子。她说,长大后要变成我这般模样。

  我走进去了,越走越近。我看到一个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她也回头望着我。眉眼如黛,却带着些许的忧伤。

  “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忧伤?”我轻声问道。她没有说话,只是回头远远望了一眼,眼泪也慢慢地流了下来。

  我想,我可以理解她。那是一种背井离乡的疼。可是,她和我说,她不后悔。在那漫漫黄沙。我没有想过,她与松赞干布和亲,几百年后,阔阔真爱上马可波罗,却又无奈命运,作为忽必烈的砝码远嫁波斯王,类似的故事还在轮回,一个小小的女人,面对爱情和命运的抗衡与服从, 也许最终会发现,一切并不矛盾。

  梦里不知归处。睁开眼睛也不知自己该去向何方,倒不如闭上眼睛。感受那里来自花的呼吸与那里独特的宁静。

  当秋风一吹,它们占据了所有的辽阔,仿佛一场思念被扯得满大地忧郁。 我就坐在空旷里,用风声把自己装饰起来 那朵赶雨的云,把一生浇透; 也不担心即将来临的雪,把一寸一寸的光阴覆盖。 九月的月光,端坐微凉的枝头。 我摇曳着深深浅浅的思念和美, 用柔软目光一一收割。

  我终究还是从梦中醒来了。雨,日常。与花花草草相伴。听苏州评弹,喝老茶,听雨,想念。一个人,万转千回。一个人,静水流深。

  一个人心里装着千山万水,无论在哪里,都觉得已走过万水千山。阔朗的格局是迷人的——像一个人没了年龄没有性别,她就是个迷人的人。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迷。

  我看着一幅画发呆。画上是一位穿着齐胸襦裙的汉服女子。她眉目青青,像极了梦里的自己。甚至我怀疑那就是我自己。

  最是那低头一温柔。我看着那幅画,视线渐渐模糊,趴在了桌子上。就在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了画中女子在对我笑,那个笑像极了我梦里遇见的那个女子。我揉揉睡眼,慢慢地清醒。我发现她还是在笑着的。

  “你害怕了?”她看着我。“没有”我语气坚定。她笑了笑,“看来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我看着她,慢慢恢复安静。

  流光杯……星星光芒,梦幻凡馥,似昨日黄梁,如来生迷离,众生红尘,持赤子之心,逐灵台之秽,万物归一,终为尘土。

  一夜绿,万里春,满城染,东风破。古都,天任性不羁,春若素销魂,尚不及细细品味,便悄然入夏了。

  五月,街角路边,行人匆匆;旅游景区,车水马龙。终南山里,人声鼎沸,步履悠悠,即便前路没有尽头,山区苍凉冷漠,此时也是人影浮动,空气暖情。

  夏雨微微凉,秋转风霜降。冬未来的及敛眸羞藏,春又换了媚妆。思念匆匆忙惊扰了时光,我还在等十里桃花配红装,盼着烛影映那楼台共倚阁楼小西窗。

┃ 洛天一梦,至此终身

┃ 每日推荐

雅 舍
校园书店,渐次归来
迎立冬包饺子
今明两天南方部分地区有大雨青藏高原局地大雪或暴雪
谢谢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