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雪筝静me啊
日期:2018-12-01 02:24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只想要那把雪做的筝,只想要冷冷的握雪筝抚冰弦的孤汉掬雪染发伤青思的寒。——题记

  用滴水的雪来清月的心,清冷的怎么也还映不出个容颜来。那天堂外惶恐的震动坠落了流星的拥抱,某些感觉中才知道爱你比想像中更多啊,而无法组合的些些美丽场景却毫不保留的就如此深深的深深的伤了那段美丽而浪漫的传说。

  抱个安静的清晨,望着那悠悠而下的雪花,缩命的漂流只是牵强着一片片的凋落了吗?付出的抹不去的伤悲到底是难过谁的灵魂。而这句:I love you forever却早已是秋草黄琴忧伤的悲弦醉月啊。

  岁月的泪滴伤的是难以平息的音吗?那么抢先闯入的是筝还是萧啊?那些爱的永远它在那儿啊?没有勇气接受黑中的怕汉弱中的伤呢?牢牢记下的只有:“不要总是哭,好吗?”永远相信你的关怀就是向流星许下的心愿,耐心等待不是大雨倾下而是梦里熟悉的孤独不想要去承受个苏醒来捻啊,风眷恋的是沙吗?

  蝴蝶依然狂恋着花吗?因为少了你,那一片片的雪花只将爱凝聚在那深陷孤静的琴音里,飘啊飘优也忧的消失在下雪的分秒刻钟里,平淡的寂寞里孤单也清丽,风吹云,雪纷扬,散尽的视线牵引着提醒的泪早已流的不剩一滴,这爱的美让我看不到你,痛碎的心,淡淡的静;清冷的音,幽幽的寄;按下心弦的静音只在雪逸漫飞中寄个念静落吧,不敢用力的呼吸啊,那是想要抵挡些些疼疼的失落,只它依散着:寒枕忧,伤夜凉,卧思苍,言无语,辞有疤的伤在这苍茫的雪里呀。

  那下个不停的小雪是无言的泪吗?那,梦中湿枕的泪是思念的伤吗?放纵心中的歌好想要知道,这是到底是淋湿了几分之几的爱呀?放弃距离中那好像是你的也好像不是你的汉好像是我的也好像不是我的那些感觉,依然安静独行与冰天雪地里,让浪漫徘徊在流星滴弦的筝音之外吧。冷月会缺星,寒冬也缺雪。是谁错过了谁最美的年华?是谁超支的泪流疼了那枕雪入冬的梦。不想要再去寻找爱的答案了,就让春去春又来思念永随的不离这悲欢岁月吧。谁都没有遗忘心中那唯一是谁的心跳,听到了那颤颤雪落的声音,也就够了啊。悠幽音,入雪飘,封萧塑笛时,也只恋筝,而那弦也就更静了啊。

  寄夜千千醉,念已深深沉。谁的伤最深?谁的疼是真?随风飘飞着的是谁撕碎的念?一座城放一个人,不同的街道会下不同的雪吗?那是厚还是薄?雪花降的好沉啊,的呀,就像超载了忧伤只是在一个劲的下坠着,隔窗静望啊,感觉手脚冰凉的啊,难道只有这沉音低弦的雪才能收留我的心吗?如果是,那么,我是该停止呼吸来流泪还是该随这悠悠寒雪将泪冻结呢?也或是,别想太多,平静呼吸来听那星星坠落时的声音,也别拔弄疼痛的心弦,找个尺度来束缚雪夜会成冰的那种凛冽中不想要的感觉呢?

  就在这个大雪的世界里,张开双臂,抬头,泪封霜眸,空白记忆着吧,直接仰躺入雪,那雪啊,下吧,请一刻也别停的下啊,我不挥手也不睁眼的啊,就想要静雪空白,就请允了吧?

  那,有谁会用这思静苍白的雪做那把雪空寂净的筝来唤醒我啊?又有谁会卧雪抚筝的诉段唯美凄悲的故事来感动我呢?听不到啊,听不到呀,原来,那唯美也一生会一世的爱早释没在大雪塑苍的瞬间里,只留,雪筝幽幽绕,静我深深音与这个寒冷酷雪的冬里啊!

┃ 雪筝静me啊

┃ 每日推荐

雅 舍
校园书店,渐次归来
迎立冬包饺子
今明两天南方部分地区有大雨青藏高原局地大雪或暴雪
谢谢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