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我与《钟馗》永远的——遇见
日期:2018-12-01 08:53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初识《钟馗》是年幼之时,我的太爷爷是河北省梆子剧院的舞美老师,儿时的记忆里,他会经常拉着我的小手,去小礼堂看各种剧目。裴艳玲的一招一式,也深深地印在我心里,回家后我会拿起太爷爷那把煞有介事的扇子,模仿台上钟馗的样子,扇子在手中有节奏的摇晃着,缓缓的站起又蹲下……后来上学之后便渐渐知道钟馗的故事了,《红楼梦》中联句时,贾母曾说了一句:“这鬼抱住钟馗腿了”。

  后来2003年剧院从新排演了《钟馗》,我对历史是不够考究的。只是隐隐的知道《钟馗》的故事很早就有了记载。从我开始记事起,《钟馗》便已在我的心里了,家中打扫装修时无意间又翻到了《钟馗》的原着剧本。细细读来,依然热泪溢出。

  被经过各个艺术门类精心打造并最终搬上舞台的《钟馗》,他的唱词一句句分明体现了对当时科考制度的失望与自身报复无法实现的沉闷的心情。自己怀才不遇的忧愤,时代背景下的书生本应该是勤读诗书,尽力朝廷报效国家的,可是当今他却沦落在乡村市井。整出戏的基调是悲凉的。钟馗本人早就把科考以及当时的社会看透了。与李白的《行路难》有些相似之处,“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都是对事态不公的忧愤与无奈,对自己前途的心灰意冷。

  文人亘古以来就不怕天也不怕地,他们带着一腔正义的热血,我想支撑着这一腔热情的就是那一股傲气,面对与黑暗敢于拍案而起。就像《我的“自白”书》里陈然写的一样: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钟馗是一个典型文人形象,他是有才的、耿直的、骄傲的,又是感情丰富并细腻的。自古文人多磨难,毫无置疑,最先受到的当然也是文人。鸡蛋与石头的碰撞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可是至少会发出点声响,也就是这一点点声响,却碰撞出了作为一个文人的骨气。

  兄妹惜别,是很温情的一场文戏,无论钟馗是怎样的耿直,又是怎样的刚烈,他是一个人,依然有很深很丰富并细腻的感情,他对妹妹至情至浓的爱。《钟馗》兄妹惜别时有几句唱词,这几句写的相当有意境:一声多珍重,离别泪千行。明日阳关道,烟水两茫茫。离别的悲凉,仿佛已经暗示了后来钟馗一身披挂的再一次回到家门前忧郁,徘徊,复杂的心情以及此时此地的悲情恨意。因为爱妹妹,死后才会率领众鬼嫁妹,来了却他生前唯一的夙愿。这一刻在我心里钟馗是侠骨柔情的。

  坎坷之路,多一知己同行,无数艰难一扫而光,留下的只有温馨。历尽艰难和险阻,方知行路难。钟馗的勇敢大胆与杜平的怯懦胆小形成鲜明的对比,怕鬼与打鬼,为了体现钟馗的救人于危难、武艺超群、大无畏的精神。并且为殿试斥奸埋下了伏笔,一个连鬼都不怕的人,会去怕人吗?由此而来钟馗的形象更加丰满起来,钟馗是勇敢正义的,又是侠骨柔情的。这一刻在我心里钟馗是可爱又伟大的,无论他是生还是死。

  人与生俱来的自私和阴险,圆滑与世故,善良与无奈,还有那种刚正不阿的气概,都在殿试斥奸一场表现的淋漓尽致。徐大人,无奈之下有负圣恩,愤慨抛帽,弃官而去。而钟馗选择了另一条路,一条反抗却徒劳的路。黑与白、是与非稳稳的呈现在众人面前,钟馗是倔强的。那一个瞬间,我分明看到,蓝天插入了白鸽,白鸽尖叫着,朱红色的鲜血一迸而出……

  “一树梅花一树诗,顶风冒雪傲奇枝。留取暗香闻广陌,不以颜色媚于斯。”我的思绪随着这首抑扬顿挫的梅花赋,将我拉回到了“河北梆子”那个曾经热火朝天,生机勃勃,繁荣昌盛,好一派丽景的年月,那时的天空是湛蓝湛蓝的,眼神是清澈的,小草是嫩绿的,门外的池塘是至清的,金鱼是水红色的。我也分明看到了钟馗被埋没的忧郁和无奈,被压抑的愤慨与坚持,以及他面对现实百折不挠的骨气都随着这一首谦逊又潇洒梅花赋,跃然纸上。好一位潇潇洒洒的奇才傲骨。

  满腹才华,学富五车的钟馗进京赶考位居榜首,却活生生被人取而代之,上堂讲理时,却又遭遇。本对现实的无限希望和憧憬,却被现实一头棒喝撕成片片,寒窗苦读数十载,只为一朝金榜题名时。却没有想到这一夙愿再没有实现的可能,绝望悲愤各种复杂的情绪都郁结于心间。最大的希望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绝望又绝望,对生不再有任何的依恋,不如一死了之罢,“自古人生谁无私,拼将热血抗强横。”和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有相似之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就是英雄的选择。

  听着荒凉的原野中杜平凄厉的呼声,划破长空。震碎了凋零的枯叶。也喊出了杜平的心声。那时的怯懦与现在的勇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朋友情谊似乎已经升华成了一种复杂的情感:是悲痛的,爱恋的,又是钦佩抑或是敬仰的?于是,他毅然决然的前往冒死为钟馗埋尸立碑,鸣冤于世。

  “一路长风伴我行,夜色重,寂无声,故园热土一望中,物是人非倍伤情。来到家门前,门庭多清冷,有心把门叫,又恐妹受惊,未语泪先淌啊,暗呀暗吞声”。

  想来别人家都是温烛闪耀,人丰家旺。只有这扇门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比以往显得更加清冷孤独……门的那一边灯光昏暗,寂寞无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离家前,哥哥是俊雅奇男子,短短数日却如此大变容形。爱的是琴剑书箱,手捧着平安,头顶着吉庆,骑着赛驴咯噔咯噔踏遍白云深处,插着花枝……伴着月光归来。他心有悲伤,心有欣喜,心有惆怅,心有迫切。瞬间,这个曾经鬼窟救人的英雄,这个曾经殿试斥奸的烈士,徘徊了,流泪了。这一刻钟馗是细腻的。

  临走劝妹妹“你的大喜之日,你莫要落泪。”临走前回望阳世,那无奈与洒脱的一甩袖,悲欢离合似乎都在这一袖之间了,随着钟馗最后的三声,哈哈,哈哈,哈哈……告别了尘世所有的难过,不舍,悲哀,和一切一切的无奈,永远的去往了另外一个世界。

  轮回的路上,让善意盈盈的每一段。都写着努力与光明,写着平与喜乐,写着坚持与梦想,写着慈悲与智慧。

  我想方辰爷爷在构思编写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一定不想看到一个彻底的悲剧呈现在世人面前,因为人心是善良的,不忍心让这个故事彻底的变成悲剧,虽然现实无法改变,可他通过自己的想象,用浪漫主义手法来向我们深刻诠释了正义的最终胜利。于是封神的故事出生了。想象力升华了现实,是善良的人们对世事的一种期盼,一种寄托。我想他在创作深挖时,也曾在无数个深夜里一次次眼泪滂沱;我想,他一定看到在看到钟馗“行路”时,一身披挂从三丈“悬崖”上凌空翻下时,在热烈爆满的掌声中一次次泪湿眼眶;我想,最后幕布缓缓拉上时,台下热烈且经久不衰的掌声,一定会又一次使他眼泪成疾……我想那一刻他分明感受到我们接受了《钟馗》。我们互相理解了。理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语。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戏剧的魅力便是如此。

  梆子相伴三十余载,它高亢激越,时而高音凄厉,时而低回婉转,跌宕起伏的情感向我们娓娓道来,一段段正义,一篇篇充满正能量的文武盛宴。时光荏苒间,《钟馗》褪去岁月洗去的一一铅华,朴素又温暖的站在我们面前。一字一句,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间将我带进人生也当如戏的夹缝里。

  钟馗本就是亲切可爱,如此刚烈却妩媚,又如此那般美好的一个角色。有人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可是美好的东西不会因为是否完整而损失它本身的价值。钟馗就是这样的一个美好的人物,无论是生是死,他的价值不会影响到任何。

┃ 我与《钟馗》永远的——遇见

┃ 每日推荐

雅 舍
校园书店,渐次归来
迎立冬包饺子
今明两天南方部分地区有大雨青藏高原局地大雪或暴雪
谢谢你,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