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2.htm
当前位置: 中国散文网 > 散文随笔 >

刘工散文:三月里的雨

时间:2018-09-14 20:0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连几天,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悄悄地把季节带进了三月。我是三月生的人,偏爱三月里的雨与我的生辰无关,只是喜欢下雨天,特别是夜晚时的雨给我一种陶醉的灵动,崇拜雨能催化严冬里冰洁的尘埃。 酒桌上论雨,雨是迟到的理由;牌桌上说雨,雨是继续的由头

  一连几天,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悄悄地把季节带进了三月。我是三月生的人,偏爱三月里的雨与我的生辰无关,只是喜欢下雨天,特别是夜晚时的雨给我一种陶醉的灵动,崇拜雨能催化严冬里冰洁的尘埃。

  酒桌上论雨,雨是迟到的理由;牌桌上说雨,雨是继续的由头。时下的人不大喜欢雨了,讨厌雨给人们出行带来不便,也让忙碌的人感到厌烦,絮叨三月的雨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浇灭了披星戴月的热情。这时儿,伞是讨厌雨的人最亲近的伴侣,它顶在人头上,拱护着主人时髦的衣裳,不时的还跟风雨较劲,展示出一心呵护主人的动姿。

  我是不爱打伞出行的,即便是连续几天的雾霾锁江,我照常兴致勃勃的过江去会友。昨晚举杯推盏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下雨了,当我晃悠悠走出灯红酒绿的楼宇,在冷飕飕的风雨里,夹着三分醉意走在梧桐树下,我好似倾听了三月小雨的诉说。在我青涩的记忆里,三月的阳光不愠不火,三月的小雨丝丝绵绵,她的飘逸让我遐想无穷,也给我一种恬静之感。如今,我能听见的雨点滴答与行人步履,伞分界了雨与人的亲疏,唯有雨雾在流动的车灯下才显得炫美,凸显出纸醉金迷的都市文化,缺少的是戴望舒“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伞是因雨而生的,我怎么觉得戴望舒的油纸伞不同今儿的伞,它在人们久旱逢甘雨的时候撑起,又在企盼阳光四射的时候撑起,好像伞的妙用就是撑起,收起的时候又在等待撑起。这也许就是今天都市人的矛盾,想体验雨的滋味又不能不撑伞,想沐浴阳光又不得不撑伞,这是何等的自我保护?

  三月里的小雨是歌是曲,难道这三月里的雨只能咕噜在嘴里?绵绵的雨景与细润的感受被伞遮了?还是三月的雨变了季节?我想都不是,是今天的人没了感受雨的情趣,多了浮躁的时尚。感受是拉长时间的节奏,需要的是品读三月雨里的感受,这些好像都怪制伞的人。我喜欢雨,喜欢雨落在窗沿溅起的水花,享受雨声的美妙,更多时侯是享受一份宁静和雨趣,享受的是雨洗涤尘埃,纯澈着心的世界。在雨中,我会忆起过往,真切的品味到宋人秦观词里:“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的情感世界。

  在三月的雨夜里,当我乘车爬上大桥,眼前淼淼的江面仿佛在朦朦的细雨中沐浴,我一下感受到水连天的雨夜美的静怡,给我一种空廓之感。想必三月的雨景夜色不在灯光酒色、红绿相映的都市里,她需雨水交融,稀疏的灯影才能淋湿三月。咋暖又寒的三月,雨沉沉醉醉的飘着,我伴着丝丝的冷风,依稀又看到《雨巷》里丁香的颜色、芬芳和忧愁,又感受到一种寒漠、凄清又惆怅,这是三月里最恬美的雨夜。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