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父母的句子
日期:2018-09-02 16:04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父母的句子篇一:怀念父亲句子一篇

怀念逝去的爸爸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个人独自坐在屋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自己的思绪和回忆却又飘到了过去的时光里,每当我想起爸爸的时候,那深藏多年的愧疚、悲伤、与痛苦者是旁人无法体会的,我想爸爸,想他的言传身教,也想他的固执严肃,想当初我们父女间很少谈心,也很少沟通,直到他走了,我们父女都没能好好的说说心里话。这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而在这漫漫的岁月和历史的年轮中,我们的一生都只不是过眼云烟,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终将会离我们远去,就像爸爸曾经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不必彷徨,也无需犹豫,更不要茫然。”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我都会想起爸爸对我的教诲,他让我知道:

人生是跋涉,也是旅行;

是等待,也是相逢;

是探险,也是寻宝;

是眼泪,也是歌声

我的爸爸是一名优秀的革命军人,他正义、善良、真诚、不贪婪,在我的记忆中,爸爸就是昂首挺胸的伟丈夫,他宽广的胸怀,为我和妹妹阻挡风雨。他严厉的目光,始终在关怀着我们成长。在我幼小的心中,爸爸就是一棵参天大树,不管是大雨滂沱,还是雷鸣闪电,只要在爸爸的身边,我和妹妹就感到十分安全温暖。

当然,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爸爸也总是很严历的,那个时候的他在酒泉发射中心工作,平时很忙,回家的次数也不是很多,而母亲对我又一直很宠爱,也不说我,时间一长,我就成了一个比较调皮的小孩子。其实,又有哪个人在小的时候不调皮呢,结果,每次我一闯了祸,都会被老爸狠狠的教训一顿。他时间忙,自然没有时间和我讲大道理,通常就是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拎回家,然后把我的小屁股打得通红,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哭的死去活来的,老爸的心一软,就会放了我。哈哈,只是小孩子都是记吃不记打,这次打完了,下次还是犯同样的错误。

印象中的爸爸还喜欢看书,颇有一点儒将的风范,而且读书的范围还很广泛,诸子百家、经史子集,没有他不看的。军事哲学、理论研究更是他的最爱,每当他看过一本书后,就喜欢对我和妈妈讲,让我们做他的忠实听众,每次都要长篇大论的讲上好长时间。那个时候,爸爸似乎有意让我学一点东西。有一次在家,他给我拿了一本《陈毅诗选》,嘱咐我每天抄一两篇,权当是练字吧。我现在还能记得诗中的几句: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和人民来监督”。后来我明白爸爸的用心良苦,他是在用教我学诗的机会,来教我如何做人,像他一样去做一个正直的人, 后来在他调任市检察院做领导时,即时工作在忙,他也不忘每天看几页书,他那时还老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每日都看书,你们也要好好学习才是啊”。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爸爸是一个大忙人,每天仿佛有干不完的工作在等着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问妈妈:“为什么,爸爸每次都走得这么急”。妈妈告诉我说:“你爸爸啊,是个急性子,单位上的事啊,他要是不去看一下,心里都不会放心的,这个老头子”。然后,妈妈的脸上就会微微一笑,这笑容里包含的是敬佩、是骄傲、是自豪。仿佛在说我们家的那口子是好样的。爸爸在工作中的用心负责是出了名的,他在单位每做一件重要工作的时候,都要和单位中的同室仔细研究,三思而后行,是他的口头禅,为了防止工作中出错,他对每一个出现的问题,通常都要反复研究,直到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每次在工作中遇到了困难时,别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萎靡不振样子,可是,只有爸爸不一样,他反到是有些亢奋的表现,如果细心留意的话,都会发现他的嘴角似乎有一丝笑容在不经意间闪过,然后,爸爸会缓缓地脱掉外衣,挽起袖子,咕咕咚咚的喝掉一大杯水,然后摩拳擦掌,一头扎进困难当中,去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记得爸爸曾经和我说过,对付工作中的困难,就像对付拿着武器的

敌人,你是一个革命战士,要拿出勇气来面对困难,你不战胜它,它就会战胜你。革命者的心是不会畏惧任何困难的。还一次是家里来了一位叔叔求爸爸办事, 写景作文400字,对方干得是建筑行业,想让爸爸帮点小忙,那个叔叔还拿了两瓶麦乳精来,说是给小孩子们充着喝的,要知道那个时候麦乳精可是一个好东西,我只记得当时自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瓶子,口水不经意间都流了出来,可是??爸爸就是爸爸,他的倔强脾气仿佛在告诉我说:“我永远都不会留下那两瓶麦乳精的“。我看着爸爸, 请输入你的分析的词语,他刚毅的眼睛里透出一种难以捉摸的目光,淡淡地说道:“老张,你今天能来家里看我,真得是很高兴,只是工作上的事,由组织上觉定,我个人不好说什么的,你也知道,建筑工程是关重大,我作为相关负责人,得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交给我的重担,这东西你拿回去吧”。最后,那个叔叔拎着东西走了,我站在门口,留恋的目光望向那两瓶麦乳精,并与它们做着最后的告别,再见了,我的麦乳精,我吃不到你们了。

父母的句子篇二:句子-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彭 明

写记念母亲文章的人多,写父亲的人少。近代著名的有朱自清的“背影”,但我的念想却是父亲的正面。也许母亲常常展示慈爱的面容,而父亲却扮演严谨的面相,严父慈母是中国家庭古今永恒的角色分工。所以儿童长大后即便成了伟人也是忆母爱的多,对父亲的回忆依然是令人生畏的严峻。

儿时我也很怕父亲,感觉父亲严峻的脸上几乎没有过笑容。但父亲在单位上和邻里间人缘都挺好,是公认的正直厚道人。我最爱看的是60年前(1953年)以“抗美援朝”标语为背景的全家福黑白照片:父亲站在祖母旁边,腰板直、国字脸、鼻梁挺、眼睛亮,肤色白净,特精神!在父亲的严格管理下,我们兄弟姐妹人多,但很少吵口打架,也不与街巷邻里小孩打闹。记忆中父亲少有言传,但身教却是历历在目:那时粮食定量供应,我们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又要砍柴开荒种菜,但每人每天定量不到7两米,远不够吃。所以将定量米与蔬菜一起煮,多加水,每餐每人分一碗。虽然饥肠辘辘,但大家从不争抢,因为父亲自己每餐在单位食堂发到的一个钵子饭都带回来倒入大锅内一起煮。每逢我们去远郊砍柴,父亲下班后便立即赶来接我们的柴担,挑回家,匆匆吃完饭,又赶去值晚班。上世纪六十年代,父亲因太操劳突发急性阑尾炎,做阑尾切除手术时还是实习生操刀。没有休息几天,父亲又照常上班。

父亲在单位每年都评为先进工作者。回到家也片刻不闲,挑水的木桶坏了,父亲都是自己修理。虽然没有学过木工,但父亲动脑又动手无师自通,换桶底、修壁板、箍外圈,干得满头大汗,有时划破手指也不吭声,抓把锯末按住伤口,继续把桶修好。

┃ 父母的句子

┃ 每日推荐

看看国外都用啥 外媒评9款最强无线路由
一篇文章了解马来西亚买房全流程
中秋话明月坊间书阁诗歌朗诵会迎佳节
记作家、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王树理 脉脉乡情入文章
【诗画张家界】范诚:H5的线上邀请方式有利诗歌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