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杨志军:一个作家一辈子写什么东西,是一种宿命
日期:2018-12-03 09:45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作为青岛出版集团2013年度的重点图书之一,杨志军的新长篇《藏獒不是狗》昨日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首发式。小说作者、作家杨志军亲临现场,阐明写作的精神溯求,并语出惊人地表示,这本书也可以看作一部其个人的忏悔录。

  在完成了引发全国阅读潮的畅销书《藏獒》三部曲100万字的写作之后,杨志军曾经决绝地表示,不会再写藏獒,然而在《伏藏》和《的战争》两部表述神秘文化和历史的写作之后,杨志军却自行打破承诺,四度书写藏獒。

  他告诉记者,除了沿用青果阿马草原和卖马镇这些《藏獒》中的地理方位外,新书的故事与此前的三部曲完全无关。前者讲述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事,更多的是一种对旧时光的缅怀,后者讲述的则是现在的藏獒,在它被宠物化、贵族化之后所发生的故事。

  更大的不同在于,新书中书写藏獒的笔墨与写人的笔墨平分秋色,不再有对藏獒世界的拟人化的心理描摹,走出童话世界、回归现实社会的藏獒,承载着杨志军更多纠结的人性命题。

  如果说过去的三部曲是深深的,是一种记录,记录藏獒的历史,记录它所代表的藏区生活、藏区风情,那么现在,杨志军认为,一个作家更应关注和给予读者的是一种精神维度的探讨和追索:“人性的复杂性在我曾经的作品中可能没有涉及很多。我认为我们的很多罪恶,实际都是源于爱,因为爱而累积而成的贪婪的很难消除。人性在趋于恶的过程中一路迅跑,而在趋于善的进程中却行进艰难。”

  在《藏獒不是狗》中,两条人物主线并行,一条是城市人袁最,因为爱藏獒而起了劫取的贪欲,甚至不惜谋财害命;第二条是生长于草原的“我”,一位作家,出于想要还藏獒以自由的善意,火烧牧场,却造成了藏獒的死伤。两条线索的主人公都有罪愆,却也都有善良和道德的一面,杨志军想要以此说明人性的复杂:“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有罪的人,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是有罪的人。而很多时候,在我们做好人时却做了坏事。”

  杨志军说,他相信人性本善,但一旦接触到社会空气,它就必然堕落。但是人不甘于堕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神标尺,通过各种努力要去达到这种标尺。这种努力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作家所要做的,就是通过写作,完成这种救赎。“巴尔扎克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而我认为,小说应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祈祷。”

  究竟是什么触动杨志军四度书写藏獒?杨志军坦言,是因为在《藏獒》畅销之后,出现了火热的“藏獒经济”,而很多人认为,藏獒经济是杨志军搞出来的。它给原本依附高原土地的藏獒带来了极大的悲剧。

  杨志军认为这的确与己有关,他再度发声。“这部书是我个人的忏悔,从这里开始,我能够对人性有所发掘和剖析,同时也是对自己灵魂的拷问。”

  “藏獒不是狗”正是杨志军想要最直白地传递给读者的态度:“藏獒曾经是牧民的兄弟姐妹,它在青藏高原是神灵化的动物,是山神的义子,对这种动物不是应该有更多的敬畏吗?它不是摇尾乞怜的走狗,它就应该是它自己,只是藏獒!”

  在小说的结尾处,主人公在青藏高原为藏獒建起了一个原生态的农场。这是杨志军所谓远离现实的理想境地。

  在青藏高原成长,在青岛客居20年,杨志军所有的作品都关于故乡,却居然没有一部作品是有关他所居住的这座城市。

  “我所写的东西都是远离现实,逃避到一个境地。实际上我的写作从某种程度上正是源于对城市的失望。在我看来,城市就是罪恶之源,人的群居本身就是源于。我反感城市,无论走到哪座城市总觉得不对劲,这驱使我不断地,不断地怀念美好而不现实的东西。”

  杨志军坦言,自己有时会有意拒绝社会交往,但越寂寞,思想反而走得越远。恰恰是自己所排斥的城市激发了自己的创作。“我始终认为,一个作家一辈子写什么东西,是一种宿命。”他说。 (李 魏)

┃ 杨志军:一个作家一辈子写什么东西,是一种宿命

┃ 每日推荐

看看国外都用啥 外媒评9款最强无线路由
一篇文章了解马来西亚买房全流程
中秋话明月坊间书阁诗歌朗诵会迎佳节
记作家、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王树理 脉脉乡情入文章
【诗画张家界】范诚:H5的线上邀请方式有利诗歌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