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月山诗选》中文版序言
日期:2018-12-17 06:06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我于1938年6月25日出生在韩国。那时候整个亚洲遭受日本的侵略,陷入战争的漩涡之中。当日本在它所引发的太平洋战争末期遭到的重击之后,1945年8月15日,韩国终于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可是,仅仅过了五年的和平岁月,1950年6月25日,也就是我十二岁生日的那天,又爆发了长达三年更为血腥的“韩朝战争”。当时,整个韩国成为一片废墟。极其惨痛的是,在我家里,三个月之内,我父亲的几个兄弟和我的堂兄等总共十一个人失去了生命。

  动荡岁月里的流离生活,让我无法继续完成学业,小小年纪,竟然成了“少年家长”。作为“少年家长”,我体验了极为恐怖而又漫长的十年逆境,我想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做人的极限。那时候,我信奉了教,得到了生命的更新。当时我才二十四岁,这些经历成了我的“原体验空间”,从此我的文学梦开始萌芽了。

  无法继续学业的不幸处境,让我无法追随自己的心愿,成就文学梦。可我还是充满学习的渴望,自创了“乌龟哲学”,以乌龟一样持之以恒的意志,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火热的信仰生活之中。我读了很多遍圣经,写了250本关于信仰生活的伦理和道德的神学书籍。可是我仍然不能放弃我的文学梦,虽然有点儿“近黄昏”,但还是下定决心,要把我的余生献给文学,因此我开始提笔,书写我已经憋了一生的诗歌和随笔。

  纵观现有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都把“暗淡、痛苦的日子”比喻成“如夜的黑暗”;通常也把“幸福、平安的日子”比喻为阳光灿烂,结果这样的文学就变成了“残缺的文学”。我的文学观与那些现有的文学立场有差别,我不认为黑夜是消极负面的,也不一定要把白天描写成为积极幸福的。我倒是把黑夜设喻为累积能量的时间,换句话说,到了晚上,这是踏上回家的路、回到亲爱的家人身旁、跟家人一起享受安息的美好时光;而且夜晚的安息,可以补充白天已消耗掉的能量。太阳升起来之后,我们开始消耗整个晚上加满的能量。月亮之下,要补充能量到自己身上;太阳之下,要消耗充满的能量。因此,我承认昼夜都是绝对有益的时光。

  所以在世上现存的文学当中,虽然通过“激进诗歌”或者“激进小说”等形式显出了一些矛盾,但我不会写“激进诗歌”或“激进小说”。我倒是希望打开昼夜共存的诗歌世界,就是说我一生中不把任何人当做仇敌,也不会冤枉一个人和嫉妒什么人。因此我的“原体验空间”是历史,也是纪录片。

  所以第一、我作为随笔作家要走纯文人的道路。如果我不写我真实体验过的故事,那就会把我在黑夜里累积下来的能量永远浪费掉了;也就没有机会发表我追求一生的昼夜调和的文学观,所以我把真实当做我的使命。我不是为了赚钱而创作,而是为了让我的后代和世人找到人的尊严和自然的普遍价值。这是通过留下历史事实,让他们理解昼夜的共存和谐才能做到的。

  月山是我故乡的一座小山,它岿然屹立在我萦怀二十四年的时空里。那里有父母、兄弟、老朋友和过去的故事,也有土、草、草香,大自然在那里呼吸。我不能不理睬那么美好的风景。虽然美景已经被文明破坏了,可是在我心深处,还留存着当年的故事。所以我想调动一切高尚的文学去建筑文学的宫殿。

  我的诗作是我的呼吸。我要做好我的义务,直到我心脏停跳、手指僵直的最后瞬间为止。人是有天生才能的,人的头脑像辽阔而深广的大海一样,存在着各种各样天生的才能。可是如果没有受教解惑之法,就不能成就那些才能。我的肉体就是宇宙。我想在这肉体的宇宙里装好所有的自然,然后垂钓在那里孵化的所有智慧和知识。因此宇宙、我本人和我的文章会成为三位一体。

  我希望与爱文学的世人共有我文学世界的原体验。那里有普遍的人性和他们的期望。文明把人类变成机械,而文学却把人类保养成为高尚的存在。所以当面对文明进度像海啸一样涌来的时代,文学不能被文明融化。我要极力地让人类认识文学的神秘感,通过文学恢复已失去的人的尊严,不要放弃作为人要保存的价值。

  我遍尝暗淡时代的心酸,也在文明时代里生活着。今天,我对渐渐消失的人的价值观感到负有使命感和责任感,因此我笔耕不辍。我通过文学认识了我该做的事,如果我不做这些事,我会窒息。如我上述,我的“月山文学”世界里饱含着我的意志,所以我不会为面临的误解和偏见而忧虑,我要宣传我的文学世界观。

  我期待不仅中国的文化圈接受我的诗歌,年轻人也要打开心门接受我的诗歌。我的诗歌已经在南美的一些国家,在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和印度拥有广泛的读者。特别是在古巴,著名作曲家用我的诗作歌,流行歌手在唱这首歌。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中国拥有悠久的传统和哲学,足以获得世界文学界的名声。目前文明像海啸一样涌来,所以文学要比文明还坚固。我希望通过“月山文学”价值观认识中国的“至圣”,也想认识中国人的崇高理性。我更渴望大家通过月山诗歌能理解我月山文学的世界观。

  我无限感谢已经了解月山的诗歌世界而帮助我的至圣们,也期待将来能继续合作。文学超越宗教、和一切的哲学而占有了固有的世界,因此作为小小的文人,实在是感到幸福之至。

┃ 《月山诗选》中文版序言

┃ 每日推荐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在京创刊
厚植文化沃土 讲好山西故事
杨志军:信仰的力量
跨界,网络文学的下一步?
看看国外都用啥 外媒评9款最强无线路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