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中国散文网 > 散文精选 >

娘妻

发布时间:2018-09-14 17:02 类 别:散文精选

  结婚近二十年了,虽然没有了那份新婚燕尔的,可妻就像大姐,甚至娘一样深爱着我和这个家,在我的人生中,虽然显得唠叨了些,但就像一面镜子,时刻照射着我,让我一路走好。如今,我和妻很快步入不惑之年,回想往事历历在目,身心无私的走到今天,家业两立,无不凝聚了妻的一声声唠叨和一抹抹辛勤的汗水。

  记得,十六年前和妻结婚的第三个夜晚,也是因为妻的唠叨,我竟然像一个淘气的孩子,把房门反锁,不让妻子进门,妻就蹲在门口偷偷地哭了两个小时,尽管与娘家住同一个城市,妻可以找任何一个借口回娘家去住几个晚上,可妻宁愿蹲在门口哭,也不让娘家人知道她受了半点委屈。第二天清晨,等我醒来,热茶、热饭已摆上了餐桌。

  自从女儿的出生,妻真正的成了娘。她照顾丈夫,教育女儿,日夜操劳,却一次又一次宽容,让这个家温馨得象一个风平浪静,却而又灯火辉煌的港湾。她三十岁那年,我在基层当一个小头儿,因为工作的繁忙,有一次下村,不小心扭伤了趾骨,一痛就是两三个月不能着地行走。妻像一个母亲,深爱自己的儿子一样,一日三餐茶饭端到我的嘴边;我洗脸、擦脚,妻总是把热乎乎的毛巾递到我手里。为了让我快点好起来,妻偷偷地跑到附近的“观音庙”为我求神拜佛,竟然把七十余岁的母亲从乡下接到家里。在一个漆黑的深夜,为我“喊魂”, 那日正是妻三十岁生日。虽然,我觉得荒唐了些,但却让我感觉到了两个母亲的温暖。

  妻那颗宽容的心,那张慈祥的脸,更是温暖我一大家子人,她深爱着丈夫和女儿,孝敬公婆,任劳任怨。我出生在农村,兄弟五人。我和妻结婚不久,侄儿、侄女相续出生,妻忙里忙外,总是要为出生的侄儿、侄女加班加点织毛衣,从不看重任何一个。随着时间的飞逝,侄儿、侄女一个个成长,署假、寒假、逢年过节,孩子们都争着到我家里玩,尽管一来就是三五个,一住就是半个月,可妻总是不厌其烦的为们煮茶做饭。特别是母亲随着年龄的增长,病痛时儿发生,妻作为儿媳,就象母亲亲生的女儿一样,关心、照顾着母亲。记得,那年南方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冰灾,我正好在外学习,母亲因走路摔了一跤,摔断了两根肋骨,妻冒着严寒和生危险租车把母亲从乡下接到城里,住进了医院。妻白天忙自己的工作,起早摸黑操劳着,总是把滚烫的饭菜送到母亲的病床边,夜里就陪着母亲住医院。直到大年三十晚,母亲的伤没有痊愈,为了让她老人感受新年的热闹,家的温馨,妻又是扶、又是背把母亲接回家过年。“端屎盆、倒尿壶”做了连自己亲生子女都难已接受的事。一直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母亲的伤好了,妻才松了口气。一切恢复了正常,母亲硬是要回乡下,临走时,我看着母亲捧着妻的脸,眼睛一下子变红了,满眶眼泪,依依不舍地上了车。

  妻虽然不长在农村,从小就跟随兄嫂几个在城里生活,但她却生性纯补、善良,随着工作岗位的变化,我和她都走上领导岗位,特别是我手里也掌握了些权力,但妻总像一个小气的妇女一样唠叨着、事事都叮嘱着我;又像一个监察官一样监督着我。无论是逢年过节,妻总是那么简补。我一家三口的生日,妻总是提前安排好全家到周边县、市躲生。记得母亲七十岁那年生日,老家几个直属长辈都计划好,一定要为母亲的七十岁生日请客做寿,妻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不顾家里长辈的反对,把自己节省下来的钱都拿出来,接近年关了,陪着母亲去了某个海滨城市,名义是旅游,其实是躲生。而且,又是来去匆匆,同时还承担着照顾体弱多病的母亲。在他人看来,为母亲躲生这样做有点不近人情,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无微不至的关爱、体贴和奉献。

  妻用她的付出来成就一家的温馨和平安。那份唠叨和小气,对我影响更是深刻,近年来,每逢年过节,妻总是把大门关得紧紧的,有时候连客厅的灯都不敢亮。我和妻辛勤经营着这个家已经二十年了,可家还十年前那座房子,也没有再装修过,更没有添置过任何高档家具和电器。夏天一把电风扇,冬天一个火炉让一家幸福平安。记得,前年春节,一个省城的老板到家里拜年,说拿了两条烟,把礼品袋放在家里的沙发上就走了。妻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打开礼品袋,仔细检验,才发现一个厚厚的红包。妻连人带跑出门去退红包,可客人连头都不回,赶忙上了车,一溜烟就跑远了。妻着急万分的回到客厅,把我叫到她身边盘根问底,当她知道这是省城一位老板时,那份惊吓让我明白许多。不出正月十五,妻硬逼着我去省城找到那位老板,去退红包。临走时,还嘱咐我一定要带上证人,还要老板亲手打张收条。

  如今这个时代,世风朝夕在变,看着妻身边的同事和她一起玩的朋友,一个个打扮得朝新晚异,而妻还是过去的那幅样子,生活简补得像一个农村的大嫂,更像一个节俭的母亲,为这个家没日没夜地无私奉献着,我的心酸楚而又平祥。与妻结婚二十余年,妻就这样伴随着我走过春夏秋冬,虽然,在事业上我说不上功成名就,但妻的唠叨和小气,让我心底无私地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散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