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长满铁线草的小路
日期:2018-08-28 16:11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老家有条小路,蜿蜒、笔直——笑卧村口。小路长长,长满了铁线草,年年铲,年年生,年年绿!小路说,生命没有尽头!

  随心所欲地穿过小路,路边矗着两间旧瓦房,房前是一片树,房后是一片竹。房梁是房前的树,椽子是房后的竹!房是思夜念的家,是儿时情怀的小住之所。

  小路没有尽头!无论是多年以前,还是多年以后!路旁有一片丛林,丛林中耸起的几座高高低低的石碑,是爹和爷爷奶奶们永久的家![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年年清明,儿总绕回这条长长的软软的“吱吱”小路,回到旧瓦房,回到熟悉的太阳底下,捧一掬百花,洒一杯醇香,心底默默喊——爹,你是门前的路,你是屋后的山,儿在你背上乘过童年的凉,晒过童年的太阳,你教会儿挺起脊梁!

  爹25那年,你伯念叨着要见爹娘,哭完了笑,笑完了哭,不哭不笑就唱歌——“洪湖水浪打浪,太阳出来闪金光。”你伯母数月后改嫁,爹把他当父养,伯一病20年,爹把伯埋在爷婆的身旁!

  爹35那年,你姐初中读毕业,捧着优异成绩单,欢天喜地往家赶。不慎失脚“跳蹬河”,顷刻间,白发人送黑发人,从此你母愁断肠……

  故事还在继续,小路却变得沉重!母亲每日拿锄铲草,铲了左边铁线草,再铲右边的铁线草,她要小路伸到“跳蹬河”!要把女儿接回家!

  小路变得坚强!爹踌躇地踏着小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路弯弯曲曲,铁线草,像条条绿链盘绕回旋继而伸向远方。

  “儿啊,邻家大娘缺劳力,我明日抽时间去帮帮。”爹说,“家里仅有的这一头老水牛,你得好好伺候它,它是我一家的希望。”

  于是,从那天起,我每日放学回家,便牵起牛,走进小路,牛便顺从地从小路左边啃噬到右边,再从右边啃噬到左边,周而复始,乐此不疲!羡慕牛儿的幸福,倾慕草的坚忍!扯几根铁线草,拨弄拨弄,含在嘴里嚼嚼,一点水分,丝丝甘甜!饥饿顿减几分!“这铁线草可是很好的药。”爹见了,笑着说。

  儿时,小路的贫瘠写满了脑际,小路的悲伤装满背篓。每个周末,为了家中生计,我总是倾力搜一筐枯枝竹叶,帮父母生火做饭,铁线草也难以在我的小镰刀下幸免。一遍一遍,来来回回,踏得小路重重地喘息。

  9岁那年,跟着父亲踩着小路,走出大山,沟沟坎坎,坑坑洼洼,来回60里,卖两块木头,换10元零钱,凑够我兄弟俩学费。

  11岁那年,周末在学校已断粮,踩着软软的小路回家,脚却变得软软,晕倒在小路边,干枯的甜线草,好心的过路人,救我小命,躲过一劫,感念一生!爹说:“儿啊,一切皆有因果,爹还得再多做点善事。”

  13岁那年,上学路途遥远,家里又缺劳力,我想辍学!爹平生第一次给了我一巴掌!我分明看见泪水充盈了他的眼眶:“儿啊,爹容易吗?不就盼你有个好前景吗?”爹的哽咽,让我懂得——爹的梦是儿走出大山!

  14岁那年,我考入县城师范,从此走出大山,走向远方,小路成了儿的记忆!成了连接爹娘的梦乡!愁从父亲的脸上烟消云散,父亲的身影也更加伟岸!

  28岁那年,我带着妻儿回家,连日的暴雨冲刷小路,小路变得泥泞不堪!车轮陷入小路中,进退都难!

  爹说:我不能让小路总这样!于是,整个夏天,爹四处寻石头,捡石头,背石头,砸碎石头,铺石头……他要把小路变坚硬,要让汽车踏踏实实开回家!

  小路的意义不再寻常!小路变公路,公路通大路,爹的梦与儿的梦一样灿烂,小路上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植树、开荒、养蚕!于是路旁的荒山产了粮,鲜果上了市,杂草成了金;养蚕、制种让他走出了致富路。再后来,拖拉机,耕种机下了地,老水牛笑嘻嘻,光荣离岗享福气!

  一年又一年,儿寒暑回家,家里总添人口,总添喜气,一帮孩子干爹前,干爹后叫的又甜又腻。孩儿们说:他们生病了,发烧了,抽搐了,小命不保了。都是父亲跟阎王爷那儿把他们弄回来。其实,父亲曾读过几年书,识得些文字,认得些草药,懂得些针灸、。在山里,田间地头发现些草药,总要踩回家,蒸蒸,晒晒,以备不时之需。这不,谁家有人病了,父亲就把几味药和一起捣弄捣弄,喝几碗,就好了。村里孩子病了,父亲常给他们扎几针,或熬些草药,为哄孩子,常常说些阎王老儿再不敢来找孩子麻烦的话。孩子们就像仰望星空般仰望着父亲,谁都要这位神仙爹爹保他们的命。家长们也为图个吉利,就让孩子们叫干爹。一年,一年,家里便有了很多孩子,有很多孩子围在膝下叫着爹!

  小路也因此变得富有,变得年轻!有一年,来城里的邻里告诉我,家里出了怪事,说我死去十多年的大姐活了,被爹领回了家!我惊悚,急急奔回家,让爹警惕!爹却偷偷暗示我,自己女儿不在了,不过认个干女儿,一个苦命娃,早早没了家!打听到爹心根软,哭喊着认爹,爹就装糊涂,领回了家!

  小路也因此变得厚重变得默契!小路的奇迹——引来了无数好奇的脚印!换来四邻敬重与肯定!

  一年又一年,爹两鬓斑白,脚步蹒跚。俩儿女带他离开了小路,离开了瓦屋,离开了生养他大半生的家,离开了缠着他的干儿女!不!一个个干女儿都考上了大学,到城里安了家!

  硅谷温暖的冬天,迷人的空气,没有化解儿内心的沉寂!就在乌鸦晨起鸣叫的那天,爹化成了天上散漫的云!

  邻里乡亲忙里忙外,张罗后事。儿用尖利的刀,铲乱了一片路边的草,恨恨地吼那太阳笑着的微笑。儿用直直地眼,盯着门前那棵树,盯着房后那片竹。许久,儿叹息,这是时间的距离,这是自然的自然,这是无法改变的逻辑!

  如今,每年祭日儿定回一次家,走一回长满铁线草的小路。经年累月,那草愈加葱郁,那房前的树,房后的竹,也愈加葱茏!

  如今,小路已不再是小路,政府出资,铺成了光滑的水泥路,两车道上的车辆已越来越密集!小路边仍爬满坚韧的铁线草,密密!再没人铲,年年黄,年年绿。小路上空,依然云音袅袅,朵朵散漫。

┃ 长满铁线草的小路

┃ 每日推荐

牵动眼眸的唯美,笑而不语是一种豁达
描写时光飞逝的文章
描写朋友的散文
王光英同志生平
29省份机构改革方案获批各地“特色部门”纷纷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