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有一种路牌,叫善良
日期:2018-11-28 09:57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能见到傅妈,缘自老人家远在上海的儿子。傅兄大我七岁,网上认识的,一聊竟然是老乡。我送傅兄雅号为“放羊先生”。真是天赋其才智,母亲又赋其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傅兄的人格魅力远不是同龄人所能及。感慨于这样一个经典的传奇大兄,我一直都渴望能拜见傅妈。

  其实傅妈的家并不难找,只是傅兄始终不肯告诉我地址和电话。于是,我从傅兄的日志里找出关于他老家的信息,然后一条街一条街地找,一家一家地打听,又去傅妈现住的地方一栋楼一个单元的,挨家挨户地打听,终于,精诚所至啊,傅兄给了我大妈的电话。

  “妮儿,你工作这么忙,就不要费心惦记我们了,小子能帮上你的忙,那是他能帮上,这孩子心善,我就高兴他这样。”

  傅兄很善良,在知道我没有钱也没有关系的情况下,向某领导推荐了我,于是,我顺利地跳槽到了一家离家近的单位。在傅兄的言谈中,经常会提起“我小时候,我娘……”,这更让我觉得,拜见傅妈,是必须的!

  傅兄在上初一时,有一天他对傅妈说:“我班有个同学不上了”。傅妈细问才知道,那个同学是山区的,父亲早早去世了,妈妈又病了,家里弟兄五个,他是老五。哥哥们都已成家,可是,家里穷,哥哥即使想努力地供他上学,嫂嫂也不同意。于是,他哭着回去了。

  于是,那个同学被傅兄追了回来。傅妈跟他的兄嫂约好了,若孩子考上中专,兄嫂就继续供他上学,若考上高中,兄嫂就不供了。在80年代,大部分穷家的孩子为了早日参加工作,都会选择上中专或中师,并不怎么重视高中。而傅妈家也是五个孩子,本来压力也不小。就这样,同学住在了傅兄家里。

  初来时,同学并不适应。傅妈感到了他的拘谨,于是,傅兄穿什么,就给同学穿什么;蒸一锅馒头,给傅兄留几个糖包儿,就给同学留几个。渐渐的,同学说出了一句心里话:“都说城关里的人像秕谷子一样,处事空气,但其实不是这样。”然后,傅妈就开始约法三章了:晚上按时回家,不准外出胡闹,成绩得比傅兄强。

  之后,为了生计,同学干了好多种活儿。先是去金矿打工,后来,傅妈又给了他一些钱,他又去干售票员,后来,又给别人开车,又开矿……

  虽然忙着生计,但是每到农忙时节,他就会来傅妈家里,帮着收麦子。一些重体力活,从来不用傅妈张口。及至结婚后,他依然每年都来,一来就是大包小包。终于有一天,他带着媳妇儿,跪在了傅爸傅妈面前。福往者福来,傅兄远在千里之外,可是傅妈又多了一个离家近的儿子。

  不仅如此,每次傅兄回来,同学朋友的都会来他家里聚一聚,热闹一番。因此,他的社交关系网也很广泛。

  要不怎么说,傅妈的家里,让人很舒服。因为下午得上班,我不能再和傅妈拉家常了。临走时,傅妈对我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人说:“妮儿,什么时候想回家了就回来啊!”

  转过街角,我的眼睛依然湿湿的。街上大大小小的牌子在我的泪花里模糊不清,可是,我心里知道,善良,是我命运里最醒目的路牌。

  引子 阿七婆今年九十一岁。身体不再硬朗。刚进冬月,被大儿子接了去。 阿七婆没有闺女,只有两个儿子。她不喜欢大儿子憨和儿媳翠。就喜欢她的老儿子。 许是没有闺女的缘故,阿七婆总是把她的老儿子叫做“老闺女”。她与老闺女生活在一起。 老闺女老实巴交,只知道低头干活,如一头牛,主事的是他的老婆——蛮。 尽 原文标题:阿七婆

  宿舍窗台望出去是幼儿园,曾经的我们不需要闹钟,因为每天清晨傍晚都有孩纸们杀猪般乱七八糟的声音响彻宿舍。孩子们是无邪的,从他们极具穿透力而毫无半分矜持的叫喊声中我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内心极致的渴望与固执,渴望着回家或者执拗着不回家。不知道为什么学校里会有这样一家附属幼儿园,是让我们偶尔追忆似水流年顺带释放下小资情调还是尽早迷途知返接着实践来者犹可 原文标题:彼时心境——青春再聚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是纳兰性德的《兰花辞令》中的一句,相信很多人都听过。 在我们的一生中,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的离别,才可以坚强的年对离别?有时候,一句再见就成为了再也不见;而有时,一句保重,便成了一生中的最后一句话。以后的路还那么长,见或不见,我们谁也不知道。 有时,突然想要与远方 原文标题:蓦然回首,我们犹如初见

┃ 有一种路牌,叫善良

┃ 每日推荐

牵动眼眸的唯美,笑而不语是一种豁达
描写时光飞逝的文章
描写朋友的散文
王光英同志生平
29省份机构改革方案获批各地“特色部门”纷纷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