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三心二意没结果,一心一意又如何?
日期:2018-12-02 16:31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是和楚希他们一起出去玩,然后被安娜带到一个黑黑的洞里,然后自己好像受伤了,伤到胸口了,然后看见楚希……然后……怎么记不得啦?

  伊诺撑着身体坐起来,突然眼睛呆住了,嘴巴瞬间成‘O’型了。翼枫和乐乐……他们……他们在接吻?伊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额……?”伊诺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大红番茄,干笑了下“嘿嘿……那个,你们继续,你们现在看到的我是幻觉。幻觉~~~~”说着还学起巫师的动作了。

  重新抱回伊诺,在伊诺的耳边说着,“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担心你!我已经失去了你一次了,那样的痛苦真的很难受!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了,我怕我承受不了,我怕没有你的生活,我会心痛死!”

  那一句句话振刻了伊诺的心,伊诺回抱着楚希,问道:“是吗?楚希不是骂我贱女人吗?楚希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楚希不是不喜欢我了吗?”

  “怎么会?我当时被冲昏了头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伊诺,你不要哭了好吗?我爱你!伊诺,我爱你!”楚希边说边把伊诺的泪水,一点一点的吻干。

  “呵呵、不好意思哈!我可不想宝宝的胎教时间就看到这种画面哈!而且,额……”雅婷好像没什么要说的,用手推了推熙俊。

  熙俊会意了,说:“哦!对啊!再说,伊诺刚醒来,不适宜做激烈的运动。哈哈……”

  “是!”秘书转身,突然想到什么,对伊诺说:“对了,董事长,裴氏的总经理叫我告诉你,4点半去签续约的合同。”

  待秘书出去后,伊诺疲倦的躺在椅子上,虽然乐乐已经把‘恋’转交了给伊诺,但毕竟一个公司还是压得伊诺有点小喘啊。

  “呀~我亲爱的伊诺啊,怎么听起来你的声音那么疲倦啊?”那边,乐乐躺在翼枫的怀里,玩耍着翼枫的发丝。

  “你好意思说,当初说好了’恋‘的董事长是你的,现在你倒好了,把公司扔给我,你就撒手不管了。现在还在奥地利度蜜月。”伊诺扁着嘴说。

  “嘻嘻……当初我都做了5年的董事长了,现在该我休息啦,你才做一年,叫什么啦!呜呜~~~我告诉我家翼枫去。”乐乐带着哭腔说。

  然后就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喂。我说伊诺啊,我们结了婚肯定要度蜜月的啊。而且乐乐辛苦了那么久了,要休息的。”

  伊诺敲了下楚希的脑袋,说:“你想得美吧。是裴氏和’恋‘的续约合同。”

  楚希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扔,双手怀着伊诺,说:“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都和你说了那么久了,看看熙俊,别人都当爸爸了,翼枫和乐乐也在度蜜月。老婆~~~~”

  突然伊诺感觉背后有点凉意,说:“额……那个什么……你都没有向我求婚。”伊诺低着脑袋,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不会吧。再说,他今天也说了,我还没和他求婚。看,我这不是求婚了嘛。而且老婆有点头啊。”楚希托着下巴说。

  伊诺身穿着J。J设计的独一无二的婚纱,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犹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般动人。银蓝色的长发盘在脑后,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因生气而微红的小脸,嘟囔个嘴,可爱又不失妩媚。

  伊诺看楚希一直盯着看自己,双手握住裙摆,有些吞吐的说:“楚希,你……你干嘛这样看我啊?”

  “咳咳……今天欢迎大家来参加楚希和伊诺的婚礼,我们有请新郎新娘。”看着台上的男子,不知道是谁。

  “额……那个…楚希啊,快带伊诺去看看。”冷妈妈心虚的叫上了楚希。

  “裴—楚—希—!你今天不说清楚你就死定了!”伊诺不顾形象的吼道。

  “那个…哈哈…我突然想到还有事,……”说着,一溜烟跑了,生怕再导演出什么来。

  一个穷困潦倒的青年,流浪到巴黎,期望父亲的朋友能帮助自己找到一份谋生的差事。 数学精通吗父亲的朋友问他。青年摇摇头。历史,地理怎样?青年还是摇摇头。那法律呢?青年窘迫地垂下头。父亲的朋友接连发问,青年只能摇头告诉对方------自己连丝毫的优点也找不出来。那你先把住址写下来吧。青年写下了自己的住址,转身要走,却被父亲的朋友一把 原文标题:不要去等待完美的时刻,把握好现在,让此刻变完美

  九月,与你相识五周年,岁月带走了许许多多的深刻,仅剩下我轻轻缕缕的思绪飞扬。回首以往的时光,曾经点点滴滴的记忆在心里已经变得淡然、怅然、默然。可是我会依然记得我们相识的日子!那个将美丽与鲜花洒满九月天堂的童话。 无悔,今生与你相识!再怎样的结局我依然无悔认识你!即使苍天易老,即使雾里看花,我深知你都会在遥遥的夜空祈祷;即使心已斑驳,即 原文标题:读着读着就想流泪的非主流唯美句子

  丝丝细雨,如千丈烟纱,清然了山湄。五月杏风忙碌,春却着了一袭清浅薄纱,远远地,踏着一卷烟波缓缓而来。独坐在了然的绿意,遐想季节深处静谧的香,萦绕着花语的案台,一脉弱不禁风的嫩绿,纤柔的舒展着荷裙,晕开一片旖旎的惊艳,在箫风的吹袭中,从书页里慢慢滑落,颦眸流盼,嫣然若水,踏着纤尘胧月,旖旎入了前世的荷塘。 原文标题:丝丝细雨,如千丈烟纱,清然了山湄

┃ 三心二意没结果,一心一意又如何?

┃ 每日推荐

牵动眼眸的唯美,笑而不语是一种豁达
描写时光飞逝的文章
描写朋友的散文
王光英同志生平
29省份机构改革方案获批各地“特色部门”纷纷挂牌